早上起来读兰波的诗,读的抒情诗里最爱《奥菲丽娅》和《醉舟》,一边读一边朗诵,想着:他真的是在用灵魂写诗啊!

认识的人里,常有人说他们喜欢兰波,一问,他的诗句却一句也说不出来,再问,原来为名所倾倒,诗人本身是什么样,他的诗作是什么样,概不熟悉。不做深入研究,只从碎片化信息中听其大名,而后将此信息变为自己与别人的谈资,成了同龄人中的常见现象,此可谓是一悲哀。

"一千多年了,如同白色的幽灵, 凄惨的奥菲丽娅在这黑色的长河中流逝; —千多年了,她那甜蜜狂热的爱情 在晚风中低诉着她的浪漫史。"

评论
热度 ( 11 )

© 弓柏 | Powered by LOFTER